19世纪以后武夷红茶的生产和对社会的影响 (一)

(一) 武夷红茶的生产在19世纪中叶达到鼎盛

19世纪是红茶迅猛发展的时期,武夷红茶在这时期达到顶峰。1838 年自广州出口的武夷茶达1.5万吨(30 万担),以当时红茶平均出口比例80%计,红茶占24万担。

《武夷山市志》载:清咸丰四年(1854), 建茶出口量650万公斤(13 万担),次年即增至1 350万公斤(26 万担)③。这大约是武夷山对武夷红茶有记录的最高出口量。虽然顶峰的1880 年从福州出口红茶635 072担,然而此时工夫红茶已占有相当部分。 武夷红茶的生产地区从上世纪的十余个县,扩大至甘余县,遍及建宁府、邵武府、延平府、泉州府、福宁府、永春州等6府州中。

五口通商后在武夷茶区茶树扩植如火如茶:“崇 安星村武夷山俱由建阳至府,近来茶山愈开愈广,深山幽谷,伐木种茶”,森林变成茶地。桐木村境内的挂墩、麻粟、双溪口、黄泥坪、古黄坑、皮坑、半山、龙渡、先峰岭、大竹岚、茶东坑、活龙坑、皂栗山,桐木关外的大坑烟埠、旁皮坑、猪魔坑、余家源、莲花燕、老厂、庙基、西坑源等,原来都是山高岭峻无人居住的地方,处处都有人在此安家立业以开山种茶为生,久而久之,这些山高水冷之处都发展成为人烟聚集的村庄或茶厂了。

现在桐木村海拔2000米的茂密森林中还能找到当时茶园的遗迹和废弃的老茶树,而现今茶园已退至海拔1 200米以下地区,可见当年桐木茶园扩展的规模之大。当时的记载说:“自开海禁以来,闽茶之利,较从前不啻倍蓰”,农民在“茶与稻相较是茶利厚于稻多矣”的情况下,把稻田“皆改种茶”。当时的茶业生产规模很惊人,每年的茶季从江西到武夷山的采茶、制茶工往往都有万余人。

正山范围内以茶为生的厂户(茶农)约有六七百户,每年生产正山小种红茶的产量约有30多万斤。制茶的茶庄茶行大小约有二三十家。

正山小种中心产区的桐木村,在咸丰同治年间也出了一个颇俱规模的“梁品记”茶庄。“品记”茶庄老板梁炳基为当时桐木最大的茶老板,在正山范围计有99个茶厂,估计其产量在一- 二千担,由于生产的正山小种红茶是完全的正山货,品质优异,每年新茶上市在福州竞价拍卖时,洋买办均以“品记”红茶为标准,其卖价最高,其家族经营红茶获利巨万,但后代花天酒地,至民国时随着红茶地位落干史,梁家也没落了,在庙湾成丰年间,排崇安朱、潘、万、丘四大家族之首的朱家,也以家叶起家。(带安县新志)收,“请原价初,朱云龙山安做献县让果安。成丰中,面孙芷江以茶叶起家,号百万。”

本文由正山小种网发布,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出处:正山小种红茶价格全了解!-正山小种网 » 19世纪以后武夷红茶的生产和对社会的影响 (一)

赞 (0)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