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世纪武夷红茶的生产及对社会经济的影响(三)

1706年,释超全在“安溪茶歌”中已表明安溪在仿制武夷茶出口;道光时的《厦门志》载: “安溪、惠安出北岭茶甚盛。”指当时有不少商人将安溪、惠安两县所产茶运至广州,以武夷茶之名出售。1734年的崇安县令刘靖在其《片刻余闲集》中写道“外有本省邵武、江西广信等所产之茶,黑色红汤,土名江西乌,皆私售于星村各行。”

崇安县周边各县更是卷入武夷茶的生产中,如浦城: “浦茶之佳者转运至武夷加焙,味较胜,价亦顿增。”如政和县,乾隆年间,政和县令蒋周南的诗歌写道: “小市盈筐贩去多,列肆武夷山下卖,楚材晋用怅如何?”如连江县,乾隆时有人“以火焙膺为武夷者”。

其时武夷红茶之产已遍及建属崇安、建阳、欧宁、建安、政和、松溪、浦城7县0,但在道光以前,产茶主力县仅为崇安、建阳、欧宁3县, 《东瀛志略》载: “茶固闽产,然只建阳、崇安数邑。”

崇安其时生产茶叶的繁荣自不必说,建阳茶叶之盛不亚于崇安: “茶山绵延百十里,寮厂林立。”然而“凡建属之产尽冒武夷。” 武夷红茶外销大盛给周边地区,乃至给中国都带来了极大的财富。江西河口镇在明代中期前只有两三户人家,清代武夷山茶大量外销,河口镇地处信江边,是茶叶入鄱阳湖,再南下广州,北上恰克图的必经之地。

武夷山茶叶在崇安星村、下梅不但汇集了该地茶户,而且吸引了附近各县的茶叶入市,茶商在这里精制,包装后运至江西铅山河口镇,因此河口镇又成为一个大集散地,造就了河口镇百年的繁荣。2800华里,估计运输费占成本的1/3,有从这用期山越岭司广州达83使成干累万的船夫挑夫 明 元,每春来武夷山,将款及所购茶单,点交行车,恣所为不向,茶事毕,始结算别去。”

本文由正山小种网发布,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出处:正山小种红茶价格全了解!-正山小种网 » 18世纪武夷红茶的生产及对社会经济的影响(三)

赞 (0)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